• 2006-03-21

    纪念数学家陈景润逝世十周年:我们面临一个更大的猜想

    Tag:综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festory-logs/2126353.html

     
    “他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最优秀、品质最高的奶。”——数学家王元
        “陈景润每一项工作,都好像在喜马拉雅山巅行走。” ——法国数学家A. Weil

        十年前的今天:1996年3月19日13时10分,我国伟大的数学家陈景润院士与世长辞,终年63岁。十年后的今天:2006年3月19日,数学家王元院士、数学家林群院士、陈景润夫人由昆女士、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所长周向宇研究员、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职工和研究生代表,以及首都部分新闻媒体的记者们等,聚集到北京万佛华侨陵园陈景润的墓前,纪念他逝世十周年。

        “他这一生就是不要命地工作”

        王元与陈景润相识于1956年,那年陈景润23岁,王元26岁。“他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最优秀、品质最高的奶。”王元说。

        在王元眼中,陈景润是一个德才兼备的数学家、一个乐于奉献的数学家。“在极左路线时代,陈景润受到不少迫害,被带上‘为名利思想而奋斗的帽子’,这是对他的诬蔑和歪曲。”

        据王元回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陈景润的地位很低,任助理研究员,月工资只有78元,住6平方米的房子,“只能安下一张床和桌子”。他还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被下放到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洗瓶子,后在华罗庚的干涉下才调回所里。“文革”中又住进“牛棚”,受到不少迫害。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陈景润证明了对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这样的同志怎么会是为名利奋斗呢?”王元说。

        “对他学术贡献的评价始终不到位。”王元引用邱成桐的话说,中国数学发展有两个重要时期,一是1937年至1947年,以华罗庚、陈省身等为代表;二是1956年至1966年,陈景润是这个时期最杰出的代表之一。“最近十年是中国最富裕的十年,也是数学研究最没有成就的十年,年轻的学生们要想想自己该怎样奋斗。”

        林群与陈景润同是福州人,又同在厦门大学读书,毕业后先后来到中国科学院数学所。他说:“我与陈景润同事数十年,他一直是一个榜样,他在研究工作方面的精神令人感动。他给我们的启示是,要做大的、硬的工作,不要投机取巧,做数学研究不是像中奖票一样,不要期望天下突然掉下来一块馅饼。做数学要付出艰苦努力,做哥德巴赫猜想是不要命的,陈景润有一种不要命的精神,他这一生就是不要命地工作。在浮夸的今天,陈先生精神的意义更重要。”

        “痴迷、执著、冷静”的数学人生

        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研究生陈绍示是这样认识陈景润先生的一生:痴迷、执著、冷静。

        “从高中开始,他就对哥德巴赫猜想产生了兴趣,并默默开始为自己将来的攀登作准备,虽然一路艰难重重,但是他执著地走下来了。他不是一个‘空想主义者’,他总是说解决一个大问题需要‘搭好梯子’,没有人可以骑着自行车上月球,这是一种冷静的科学态度。美国数学家保罗·哈尔莫斯在《我要做数学家》书中说:‘一个真正喜欢数学并以数学为生的人,在他心中只有数学是第一位的,其他一切都是其次,包括名誉、地位、家庭、享乐等。’我想先生就是一个榜样。”

        普通人也许很少知道,除了哥德巴赫猜想证明,陈景润同时也在殆素数分布问题、华林问题、格点问题、算术级数中的最小素数问题等一系列重要数论问题上作出了杰出贡献。法国数学大师A.Weil曾这样称赞:“陈景润的每一项工作,都好像在喜马拉雅山巅行走。”

        陈绍示表示:“先生给我们留下的不光是让我们自豪的成果,还有对我们年轻一代的期望。我们身负的使命并没有完成,我们面临着一个更大的猜想,就是陈省身先生提出的‘中国应该成为21世纪数学大国’。”

        陈绍示说:“如果年轻的你愿意把数学作为一生的事业,应该向陈景润院士学习,‘痴迷、执著、冷静’地过好你的数学人生。”

    分享到: